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听遍了全国各地的话,最好听的还是京腔京韵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16/5/11 14:55:09 浏览(1130) 分享到微博



在北京,你会听见最标准的普通话,但真正能够体现出这座城市特色和趣味的,还是充满了浓郁老北京风情的北京话。

大多数的地方在语言上都有这样一个特点,只要是当地人一开口,别人就能听出是那个地方的人在说话。如果你听见有人说,您、怹、敢情、皮实、数落等这些词,那么毫无疑问,这是说话者一定是个北京人。

有些人对北京话有着这样的认识,他们认为北京话讲话就是在每个词的词尾加个儿化音,其实这可真是对北京话的一大误解,所以造就了东直门儿、朝阳门儿这样的词汇。

细品北京话,其最大的特点在于一种悠然自得,天大的事也能够把它说得有一搭无一搭的,不经意中,透着一种懒散,但是那种智慧却又似乎无处不在。

北京话幽默,即使是生活中有着再多的无奈,从他们的口中你也能感受出北京人那种天性中的随和与开阔。当你做了件极其糟糕的事情,把事情弄得难以收拾的时候,北京人往往会感慨地说:“砸锅了”。锅对一个家庭里用来吃饭的物件,如今锅都砸了,也就意味着没饭吃了,这也就足见“砸锅”这件事情的糟糕。

北京人说话简练不含糊,三言两语就能把话说透,体现着他们对人对事的态度。比如,要说起一个老于世故、逢场作戏的人,老北京人无需多费口舌,只用一句话概括:“见着是六月,见不着是腊月。”对不法商人在白酒、牛奶、豆浆等食品中肆意兑水的劣迹,老北京人讽之为“净跟龙王爷打交道”;而对办事毫无准备临阵磨枪的人,则必说“现上轿子现扎耳朵眼儿”,那口气里,含着善意的批评,也连带着几分同情。

北京人说话透着股机灵劲儿,说出来的话,仿佛看得见摸得着,又形象又贴切,十分给力。比如,别扭,北京人说“窝心”;顺便,北京人说“捎带手儿”。商品售价贵得离谱,北京人就说那是“宰人”,仿佛卖货的就是一个刽子手;办事稀松,北京人说“不着调”,连调门都找不着的主,你还能指望他把事情干成了?天刚黑,北京人说是“擦黑”,刚和黑擦个边,这分寸劲儿!“没辙”和“抓瞎”也是北京人常挂在嘴边的两个词。他的意思是说,事情很难办,没办法解决。你想想,你怎么能驾驶着没有轮子的车行驶,怎么能瞎着眼睛抓住东西呢?

北京话还特别有市井的感觉。尤其是生活在大杂院、小胡同里的老百姓,一张嘴就带着一股浓郁的生活气息。说冬天刮大风,文人得用上“呼啸”、“凛冽”、“刺骨”等一大堆词,而北京目不识丁的老太太们,却都能用“针鼻儿大的窟窿斗大的风”这句话来形容,不经意间就达到了既对比又夸张的修辞效果。北京人把那些暧昧、隐蔽的事统称为“猫儿腻”,常爱说:“你别老是跟我玩儿猫儿腻”。带着市井味儿的京腔,说出来顺口,听起来亲切。

有一些老北京的词汇被各地的人们所熟识和接受,成为了具有普遍性的词语。例如巴结—讨好、奉承;怵头—胆小,害怕;外快—额外所得;眼跟前—最近的;找茬儿—找麻烦,招惹;倒腾—一再的做某事;走了眼—即把东西看错了,用在这里是引申,即分析问题不正确。王老五—单身汉的谑称等。

当然也有一些从具有浓郁北京味道的词汇,尤其是北京有很多的土语是让外地人非常的难以理解的。

比如说“嗳!我说”这个词是北京人常挂在嘴边的,它总是在北京人说正常事之前出现。例如“嗳!我说,昨儿晚嘛晌儿你干嘛去了?”

实际上按普通话说“昨天晚上你做什么去了?”而北京人说“嗳!我说”的“说”字要轻读一带而过,在这句话里“嗳!我说”这三个字没有任何意义,它只是打个招呼,为了引起你的注意!

还有一个词也是北京人离不开的就是“您猜怎么着,昨儿我碰到老兄弟了!”外地人就不明白了,你还没说什么事呢就让我猜?猜什么呢?不明白。

再有像什么“我说你在这儿瞎日咕什么呢?”这里“日咕”,外人不明白,实际上“日咕”是“做”和“弄”的意思,用普通话说“你在干什么?”还有像“倒(dáo)咕”,“倒腾”都是这个意思。

现如今很多北京的土话,俗语其实也已经在逐渐的被人们所遗忘。淘换—仔细找自己喜欢的东西;倒窖—翻扯旧事,即回忆往事;甩片汤话—甩闲话;嘿喽儿着—让小孩骑在自己的脖子上。

北京话以其京腔京韵的独特魅力勾画出一个听觉中的北京,它和视觉中的北京一样深远、广博,交错着历史和现实的光影,北京话在北京人耳中永远是最美的。



欢迎投稿:i49ch@qq.com

四九城微博:“北京-四九城”

四九城微信平台(sjcher)

QQ群号:159364583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四九城,欢迎您回家!





分享到:

Ta的其他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