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北京人扎心了!两名90岁高龄的老人当裸模:他们的现在,或许是我们的未来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1/4/3 13:29:28 浏览(54) 分享到微博



隔行如隔山,提起“裸模”,不少人总带着异样的目光。


更别说,古稀之年的老人,赤条条地坐在一群年轻人中间,让人细细打量。


今天,耳朵想说的就是两位高龄裸模的故事。


背后的人间真相,值得所有人反思。




01



他叫王肃中,91岁,四川成都人。


老人没想过自己“能活这么久”,60岁的时候,他就想着这辈子该差不多了。


72岁那年,王肃中还给自己做了两套寿衣,全身上下也没花到20元。



但是,长寿并不一定是道暖光,也可能藏着风雪。


妻子早已离世,虽然有3个儿女,王肃中却独居多年。


年轻时做裁缝,辛苦操劳了大半辈子。


老了,仅靠每月700的低保过日子。



有人也许要问,老人不是有3个孩子吗?


有儿有女,晚年怎么会如此艰辛?


在央视的《讲述》栏目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妻子离世后,3个儿女偶尔会来探望。可自从老人当了人体模特,关系越来越疏远,尤其是大儿子,干脆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我们不知道王肃中在接触*术前,子女是如何照料他的。


也不知道,一个耄耋老人是怎样说服自己“为艺术献身”的。


我们只知道,当了裸模之后,老人轻松了许多:


“过去靠低保维持生活,做模特有了额外收入,大大改善了生活”,还能够在金钱上给大女儿和孙女一些帮助。


面对镜头,老人一遍遍地念叨着:


“我是光荣的,我不偷不抢不骗,我有我的理想,我的生活。”



老人的自立真的很让人敬佩,可我也分明在这份理直气壮背后读出来一丝悲凉。


试想一下,如果可以选择,哪个老人不愿儿孙绕膝,安享晚年呢?


要知道,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人体模特,老人每天要花两个半小时往返学校与公租房之间,然后在教室里或坐、或立,一待就是8个钟头。


别说这是一位90多岁的老人家了,就算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可王肃中,从2012年做到了2021年。


他嘴里说着“一个人生活多痛快多安逸”,但真到了这个年龄,谁想孤苦伶仃呢?



《澎湃新闻》的镜头里有这样一个细节:


王肃中早上6点起床,独自一人吃饭,饭后看电视打发时间。


午饭过后到老年服务中心喝免费的茶,又回家吃晚饭,再继续看电视,电视剧结束后就休息。


然后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一个人看电视恼火得很,没人陪我说话。”


当学校里,有老师和学生给予他一点点温暖,都能让老人感动很久。



他也想要小辈的探望,但是给孙女打电话,听到的常常是“没时间”。


两个女儿已经“不认他”,大儿子不关心他也就罢了,反而在意父亲做裸模给自己“丢了面子”,扬言:


“死了也不给你收尸。”



人生之苦,莫过于身心孤寂,无依无靠。


对王肃中而言,随着自己的不断老去,所要面对的空巢境遇,远比“裸模”带来的争议更加难熬。



2019年的农历年,《新京报》的记者去采访王肃中。


老人提着两桶油去徒弟家串门,在地铁的电梯上,头下脚上摔了一个大跟头,庆幸的是被一位工作人员从后面抱住,没有造成太大伤害。


其实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磕磕碰碰是常有的事,老人还曾被摩托车撞翻过。


面对这一切,老人总说“一个人习惯了”,但是其中的孤独和苦涩又能向谁诉说呢?




02



第二位高龄裸模,叫做李继胜,出生在1933年的豫东农村,年轻时当过兵,上过战场。



他有8个子女、15个孙辈,但是81岁的时候,却一个人乞讨来到广州。


去垃圾桶翻垃圾、在路边给人算命……


最后为了生计,在一个女学生的帮助下,进了大学城,成为了一名兼职的人体模特。



那时候跟他一起当裸模的有不少人,大多也就是生活暂时周转不开,或者“一时兴起”,挣点外快,很快就散了,唯独李继胜一直坚持到了现在。


你要问他为什么当裸模?


他会告诉你:尽管钱不多,也没有福利保障,但是这份工作比较轻松,“坐着不动就能挣钱。”


可如果你继续询问,就会看到一个孤独落寞的背影。



比起那些当裸模的匆匆过客,他无处可依。


虽然李继胜在河南也有家,但是孩子们都不要他。


“回去就知道跟我要钱,有钱的时候当亲生父母,没钱的时候就不要爹妈了。”


在央视《道德观察》节目中,李继胜老人曾经自曝过,自己和儿女的恶劣关系。


唯一好转的一段时间,还是因为自己在城里“挣了钱”,花了10万块钱帮助家里盖了两层楼,资助了几个孙子上大学。



后来老伴过世,他往家里寄的少了。


等待他的就是冷嘲热讽,扫地出门,说他“在家里受罪,还是出去吧”。



其实,并非老人不想寄钱回家。


而是因为年纪越来越大,当“裸模”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很多时候他都是靠拾废品、捡剩菜生活……


那些年的“慷慨”背后,谁又说得清楚老人到底受了多少罪?



《信息时报》的记者曾经跟踪采访过李继胜,在央视曝光的那年春节,老人回过一趟老家。


但是陪伴他的只有老伴孤独的坟茔。


最后望了望熟悉又陌生的家乡,徒留一句:


“我一过完年就走吧,人该死在外头,就不该死在家里。”


人到晚年,连死亡都是孤零零的。





03



为什么说这两个故事?


先看一组数据:


2000至2010年十年间,中国城镇空巢老人比例由42[%]上升到54[%],农村由37.9[%]升到45.6[%]。


2013年中国空巢老人人口超过1亿。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陆续进入老年,2030年中国空巢老人数将增加到两亿多,占到老人总数的九成



再看一条有300多万搜索结果的关键词:“独居老人去世”。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贺雪峰,曾经用“代际剥削”描述过老年人的现状:


“他们年轻时「死奔」(干活干到死),给孩子盖房、娶媳妇、看孩子,一旦完成「人生任务」,丧失劳动能力,无论是物质上或情感上,得到的反馈却少得可怜。
被榨干所有价值后,老人就变得好像一无是处,只能等死。”


这样的无奈和心酸,何止王肃中和李继胜,它已经成为笼罩在每一个老年人头顶的乌云。


知乎上有一个热门问题:


是不是人老了,子女都会不要老人?



其中有一个高赞回答,让无数网友泪目。


答主@李大琳 是一位医生,他们曾收治了一个83岁的女性患者。


老人有三个子女,可都不在身边,和87岁的老伴相依为命。


由于年老多病,两位老人基本上都丧失了自理能力。


虽然一个是退休工人一个是退休教师,有医保也有退休金,但是生活没人照料,过得一塌糊涂。


老爷爷的衣物、鞋子总是脏兮兮的,一头白发和胡子也乱糟糟的,有一股怪味儿。


老奶奶身体很不好,走几步路都要喘,衣服虽然比老爷爷干净一点,但是因为拖着病体,总是带着尿臭味。


由于住得比较远,两个老人每次来医院看病,除了要互相搀扶着坐公交车,下了车还得走个几百米,步行爬坡到医院。


其实老两口也不差钱,但是出租车很少在他们住的地方出没,他们又不会用智能手机,坐不了网约车。


加上社交范围狭窄,几乎和这个社会脱节了。


没有儿女在身边看顾,你很难想象他们过得有多么艰辛。


一天,医生没忍住问了一句:


“你们的子女呢?让他们回来啊!”


老爷爷瞬间情绪崩溃,哽咽着告诉医生,一个儿子在上海,两个闺女一个在成都,另一个在厦门,一年就回一次家,平时也很少打电话。


87岁的老人,像孩子一样伤心地嚎啕大哭。



社会越发达,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越来越远,即便是骨肉至亲。


很多独居老人,都在孤独中煎熬着,直到无声无息地离去。


更可怕的是:


这就是我们这代人,即将面临的未来。




04



面对这样一个未来,我们该怎么办呢?


在这里,耳朵想和大家分享“两颗心”


第一个:千万不要让我们的父母寒心。


看过一部名为《无人知晓》的纪录片。


一位81岁的老母亲死了,直到两周后才被回家取东西的女儿发现。


当记者问老人的女儿:


“从这里(母亲家)到您家是多远?”


女儿给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答案:


“15分钟外的地方。”



如此近的距离,竟然连母亲哪一天去世都无人知晓。


看到这里你的心一定如坠冰窖。


当初那个父母不在身边一会儿,就哭着找“爸爸妈妈”的你,什么时候每天连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呢?


香港主持人梁继璋,曾经给自己的儿子写过一封信:


“我不会要求你供养我下半辈子,同样地我也不会供养你的下半辈子,当你长大到可以独立的时候,我的责任已经完结。
以后,你要坐巴士还是奔驰,吃鱼翅还是粉丝,都要自己负责。”


可放眼当下的中国,吃穿用度上学念书不算,结婚买房买车、生孩子带娃当保姆,能有几个孩子不啃老?


没有几个人意识到:


我们此生最大的金主,其实就是父母。


如果他们好好地养你长大,那你一定要好好地养他们到老。


别让那个生你养你的人,在悲戚绝望里走完余生。


第二个:千万不要让我们的孩子冷心。


说一个小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男人嫌弃自己父亲老了,就用绳子把老父五花大绑,和儿子一起抬到山上,扔了。


临走,儿子说:绳子忘记拿了。


男人说:没事,不要了。


儿子说:那不行,等你老了我还要绑你呢。


我们这一代人在物质上已经不是那么匮乏,也许你也有底气不用“养儿防老”。


但是当我们老了,多多少少还是希望孩子们能够陪我们走完最后的时光。


所以,你想孩子未来善待你,你必须善待好家中的老人。




05



作家普玄在《五十四种孤单》中写道:


认为孤寡与我们很远,与我们无关,认为孤寡只是偶然事件,是个人修为,导致我们好多人忽略孤寡的存在……


我们想说的是,孤寡也是一种基因,它深深扎根在我们这个社会,融化在一个个家族、一个个院落,它像天上的陨石,不知什么时候会落在你身上,砸中你。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


所及者不仅是别的长者,更是对自我的一种鞭策。


请给老人多一点点关爱吧,这份爱自有来处,也必有归处。


共勉。


王耳朵先生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我是王耳朵,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公众号    

参考资料:

CCTV10《讲述》20130614:《八十五岁的裸模》

CCTV12《道德观察》20140415:《裸模人生》

梨视频:《八旬空巢老人在学校当裸模:至少那儿有人跟我说说话》

新京报:《90岁裸模王肃中:我自逍遥,来人勿扰》

信息时报:《八旬裸模与20岁小女友同居 坦言儿子不孝》

新周刊:《独居老人:五十四种孤独,没有一种生活》



-END-


大家好,我是王耳朵,上不知天文,下不知地理,中间略懂点人生歪理。关注【王耳朵先生】(ID:huangezishiba),一个路见不平,就忍不住一声吼的中年boy。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