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真想再吃一口这些名人笔下的老北京美食...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4/29 12:56:06 浏览(258) 分享到微博

当北京还是北平的时候

就有一群人,

他们不光爱写北平,

还爱北京的吃喝,

并把它们描绘下来,

馋更多的人。

   


    

清酱肉

    


“有些北京人见了火腿就发怵,


总觉得没有清酱肉爽口。

道地的北方餐馆做菜配料,绝无使用火腿肉,

永远是清酱肉!”


——《雅舍谈吃》,梁实秋   


    

您看看,当年可谓是曾霸占了北方餐馆的一绝清酱肉也和火腿、拉肉齐名并称中国三大名肉清酱肉从明代创制以来,已经过去了400多年您别看它看着肥,吃起来是郁香鲜浓而不腻

   

    

只可惜,如今已经失传多年但我们还能从唐鲁孙先生笔下再来感受一下:“清酱肉要一年半才算腌好出缸,绝无油头气味!清酱肉只要一出缸就可以切片上桌真是柔曼殷红,晶莹凝玉!”

    


     

羊霜肠

    


“以前拉洋车的,整天出车在外,好的吃不起,顶多在小摊上来碗羊霜肠。”

就连《骆驼祥子新编》话剧的第一幕,

老舍都要把羊霜肠放到场景中。

   

    

以前的北京,一到下午跟晚上您准能看到扛着两大筐的小贩吆喝着“羊肚开锅”现切的霜肠和鲜美的羊汤堪称绝配再撒点香菜跟芝麻酱,吃去吧您呐!

   

吃羊霜肠的时候配上点吊炉烧饼就不怕腻了

   

据说做法是要先把羊肠子里管满血码好放在汤锅文火煮着,再加点羊肉提鲜没多会儿,羊血煮成了血豆腐煮着煮着这肠子就灰了,就像是包了层霜

    


     

吊炉烧饼

    


“吊炉烧饼也有‘马蹄儿’、‘驴蹄儿’之分


一只吊炉烧饼夹一个‘油鬼’称为一套”


——《鼓楼三条街》,翁偶虹

       

   

之前老北京天桥跟鼓楼卖吊炉烧饼的不少吊炉吊炉,烤烧饼的炉子被吊起来即是吊炉烧饼但随着发展,吊炉这样的工具也太过繁重现在这种脆乎的烧饼已经吃不到了

    


    

京八件

    “饽饽铺粗细点心大小八件,


早先有一百二三十种之多。

北平人出远门,给亲戚朋友带点儿礼物

京八件总是少不了的土产。”

——《北平的甜食》,唐鲁孙

   

    

可能有些人还有点疑惑,

京八件还能买到啊

其实您有所不知,京八件原可分为三种酥皮大八件,酒皮细八件,奶皮小八件每种也都有着自己独特的口感可跟咱们现在买的那一盒完全不一样!

   

    

酥皮大八件共有25个花样,可分为头行、破皮和酥皮三种吃着酥脆可口,也是招待佳宾的名品酒皮八件分为两大类,共七个品种皮面多是黄酒制,被誉为京式糕点之精华奶皮小八件一般也都是硬皮类的饽饽牛奶做出来的皮面吃起来奶香四溢

   

    

“有人艳羡北平的“大八件”、“小八件”...
大八件就是油糕、蓼花、大自来红、自来白等,小八件就是鸡油饼、卷酥、绿豆糕、槽糕等...”——《雅舍谈吃》,梁实秋

   


    

盆糕

  1917年的《商务国语教科书》的《睦邻》中:

“母在厨房,制糕已成,命儿捧糕,送往邻家。”

译文:“母亲在厨房做好了盆糕,让孩子把盆糕送往邻家,还不忘叮嘱两句。”

   

    

过去北京的切糕铺一到冬季就要开卖盆糕要是在寒冬能吃上一块刚出锅的盆糕那真是既御寒又保暖,果腹又舒服过去还有句俗语来形容盆糕可以充饥:“盆糕十里地,白薯一溜屁”!

   

    

“最实惠的,还要数街头头一份儿的“盆糕”车子
盆糕用黄米面加红小豆、大枣儿乾蒸,吃一口可饱一上午,磁实而有咬劲儿。劳动人民尤喜吃盆糕的边儿,面多枣少更果腹。”——《鼓楼三条街》,翁偶虹

   


    

烂肉面

     

“烂肉面和打卤面相似,不过卤汁较为稀薄,

以碎肉脯罗列其上,碗边抹烂蒜。”

民间也有句俗语:

“管他是驴或是马,吃饱了烂肉面再打镲!”

——金受申

   

    

用猪肉下脚料做成的烂肉面便宜又解馋更是以前大杂院老人们嘴中的“穷人乐”老舍先生也曾在《茶馆》中多次提到这碗面不过现在条件好起来了,下脚料更没人吃了就算真吃到了这碗面,吃着反而不香了

   

    

看完这些已经吃不到了您是不是跟小早一样已经口水直流了?没事,咱再来看看名人笔下那些还在的吃食得空了吃两口咱也能解解馋!

   


   

老豆腐

   


 “祥子到桥头吃了碗老豆腐:

醋、酱油、花椒油、韭菜末

被雪白的豆腐一烫,发出点顶香美的味儿...

捧着碗吃了一口,豆腐把身里烫开一条路...”

——《骆驼祥子》,老舍

   


    

糖葫芦

    

“冬天卖“糖葫芦”,蘸冰糖的才好吃。

各种原料皆可制糖葫芦,

唯以“山里红”为正宗。

其他如海棠、山药、山药豆、杏干、核桃、荸荠、橘子、葡萄、金橘等均佳。”——《雅舍谈吃》,梁实秋

   


    

炸灌肠

    

“后门桥头那一家的大灌肠,是真的猪肠做的,

遐迩驰名,但嫌油腻。

小贩的灌肠虽有肠之名实则并非是肠,仅具肠形,一条条的以芡粉为主所做成的橛子,切成不规则形的小片,放在平底大油锅上煎炸,

炸得焦焦的,蘸蒜盐汁吃。”

——《北平的零食小贩》梁实秋   


     

杏仁茶

   “杏仁儿茶虽为常品,每碗必喝到一个整杏仁,

嚼而品之,一碗杏仁儿茶,顺流而下,”

——《鼓楼三条街》,翁偶虹

   


      

糖炒栗子

   “良乡的肥大的栗子,

裹着细沙与糖蜜在路旁唰啦唰啦的炒着,

连锅下的柴烟也是香的。”

——《四世同堂》,老舍

   


     

腊八粥

   “在腊八那天,人家里,寺观里,都熬腊八粥。这种特制的粥是祭祖祭神的,

可是细一想,它倒是农业社会的一种自傲的表现,

这种粥是用所有的各种的米,各种的豆与干果(杏仁、瓜子、莲子、花生米、葡萄干、菱角米...)

熬成的。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农业展览会。”

——《北京的春天》,老舍

   


    

酱肘子

   


“买酱肘子大家都喜欢买肘花儿,那是肉的精华,可是到天福买酱肘子,会吃主儿都偏要点儿肥的,

等酱肘子切好,立刻跑到对面宝元斋切面铺,

来上两个刚出炉的叉子火烧,

趁热把酱肘子夹好一口咬下去,

热油四溅,一不小心能把舌头烫了衣服油了。”

——《北平的独特视频》,唐鲁孙

   


      

豆汁儿

    “绿豆渣发酵后煮成稀汤,是为豆汁,淡草绿色而又微黄,味酸而又带一点霉味,稠稠的,浑浑的,热热的。佐以辣咸菜,加芹菜梗,辣椒丝。有时亦备较高级之酱菜如酱萝卜酱黄瓜之类,

但反不如辣咸菜之可口,午后啜三两碗,

愈吃愈辣,愈辣愈喝,愈喝愈热,

终至大汗淋漓,舌尖麻木而止。

    

    

北平城里人没有不嗜豆汁者,但一出城则豆渣只有喂猪的份,乡下人没有喝豆汁的。外省人住北平二三十年都不能养成喝豆汁的习惯。能喝豆汁的人才算是真正的北平人。”

   

    

在这几位名家笔下北京这些常见的吃食看着也不再那么普通了,甚是诱人得勒,今儿晚上就买点豆汁儿回家喝顺手再买点儿酱肘子跟烧饼,明儿一早就吃!

-End-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