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北京人春天最爱的吃食,过了这时节,还得等一年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29 20:23:17 浏览(234) 分享到微博

北京人对春天的吃食格外讲究,

更多的是喜欢馋这一口鲜,

因为好多吃食

过了这季节就吃不到了

就要等一年!



春饼

要说春天的吃食,首当其冲就得吃春饼

这口春饼只有开了春儿才吃

因为那时候啊新鲜菜式都出来了

吃春饼时候也更加丰富,解了春馋!



买上酱肉、肘子、小肚儿、豆芽儿、菠菜...

回来和好了面,擀成双层薄饼

就可以上饼铛烙好,加上新鲜菜式裹好

咬上一口,嚯!这就是春天的味道!




榆树钱儿窝头


据说早年在什刹海西边的

李广桥一带都是榆树。

城外的双榆树到城里的榆树馆,

从这些地名中就可以得知

当年北京曾经生长了很多榆树。

以前一开春,看见榆钱儿准会上树

先捋下一把来放在嘴里尝一尝。

因为刚刚长的榆钱儿味道甜甜的,而且越嚼越甜。

那可是熊孩子们小时候天然的零食



这榆钱儿到了大人手里更好吃了

可以做棒子面菜窝头、贴饼子、蒸蜂糕,

菜窝头时加些花椒油或香油,

只加榆钱儿,吃起来口感会又香又甜。



炸槐花

槐树开花的时候,也能上树摘着吃了

那一串串银钟般的槐花儿看着就叫人流口水

把槐花裹在上面,摊着鸡蛋吃更香了

不光香,吃着还甜。夹着股槐花蜜的味儿



可孩子们可等不了摊鸡蛋的时间

上树捋榆钱儿、摘槐花,到手了直接就解馋了

还用等拿回家?直接就吃了!



香椿摊鸡蛋

一提到香椿,仿佛都能闻到香椿味儿

尤其了五月前后的香椿更是最好的

摘下香椿嫩芽拿去摊鸡蛋吃,太香了!

那特有的香味儿满胡同飘!



北京人把香椿看得十分珍贵,

其实并不是因为它价格有多贵,

而是过了吃香椿的季节,您再想吃,

花多少钱也没地儿买了。



炸香椿鱼儿

要是没鸡蛋,那就炸香椿鱼儿吃

直接给和面给香椿裹着炸

香椿的香味儿和最嫩的口感您也就吃到了!



香椿面

虽然老北京人只有在夏天才常吃芝麻酱面

不过春天的时候可以直接用香椿拌面

要是春天吃上一顿炸酱面就更不会单调了

这炸酱的八碟儿里独有香椿占了头儿。



韭菜盒子

“正月葱,二月韭”,一年四季其实都爱这盒子,

老北京人最爱的韭菜盒子没几个北京人不拿手

或肉、或鸡蛋、或虾米皮的韭菜馅儿

咬上一口漏出碧绿的韭菜馅儿,满齿流香。

绝对是恨不得一口吃俩的节奏!



糊饼

偌大的一个糊饼,烙的焦黄,

老远就能闻到它的香味。底儿嚼起来就像锅巴。

糊饼可是老北京家家津津乐道,最拿手的,

翠绿的韭菜、金黄的炒鸡蛋、白色的虾皮...

盖在和好的玉米面薄饼上。不光好吃还能清理肠胃。



荠菜饽饽

老北京菜团子可是从以前传承下来的

就算到了今天,北京人还是爱吃菜饽饽

等春天荠菜下来的时候,就能做这菜饽饽了

现在无论在多壕的饭馆里您也吃不顺口

还得是自己做的荠菜饽饽好吃!



糊塌子

虽西葫芦是初夏开始吃的,

但清香味道,却总有春天的影儿,

西葫芦擦成丝,和面拌成糊,

摊成圆形的饼。还没出锅就四处飘香

等一出锅更是扑面而来一股西葫芦的淡淡清香味儿!



炸花椒芽儿

用花椒叶子可以做棒子面菜窝头或贴饼子,

但最好吃的就是裹上白面糊油炸。

新棒子面贴饼子,

竖着在中间拉一刀,

在里面抹上一点辣椒糊,

再把新炸得的花椒叶夹上。

咬一口大嚼之后,您就知道了,这口感绝了

一面焦,一面软,中间是辣、咸、麻的酥脆花椒叶,

吃一口大嚼后的那种口感比吃炖肉还香。



凉拌柳树芽儿
最好吃的柳树芽儿当属海淀六郎庄的垂杨柳,东直门外护城河边菱角坑的柳树芽儿也属非常好吃。

最好就是垂杨柳芽儿,

立柳(旱柳)不但好采摘而且也比较味苦,

离河边近水分大的柳芽儿口味最好。



柳树芽儿再用大火坐煮锅加清水炒一下,

放精盐再放香油、醋、蒜泥,

如果加花椒油或辣椒油也很好吃。

柳树芽儿还可以包棒子面菜团子,

不过还是觉得凉拌这口味最佳。



小葱拌豆腐
这道菜绝对有春天的味道
得用刚下来的小葱,

配上北京的卤水豆腐

味道更是青的香,白的嫩

“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

做下酒菜也好!



茴香馅儿饺子

北京人爱吃馅儿,除了韭菜就是茴香了

这茴香馅儿饺子还真就是咱北京特色

咱也说不清为什么茴香就那么勾人

或许有些人吃不惯,但北京人可离不了



以前每年春天5月下旬赶上一次,秋天一次

只要是这两个季节,准能吃到新鲜好吃的茴香

每年这阵子要是北京人家里吃馅儿

甭问,一准儿是茴香的!



野菜大合集


老北京人素来就有春季吃野菜的习惯,

也并不是穷家的专利,

即使是有条件吃新鲜菜蔬的宅门儿,

也有这种种吃野菜的风俗。

在北京的郊区以及城根儿或

护城河堤坡儿生长有许多野菜。


白蒿

                


白蒿的学名叫茵陈或茵陈蒿,

白蒿去根洗净,

用沸水烫一下,

再用凉水浸泡半小时,

待苦味渐淡捞出控干水分。

将白蒿切成细末,用盐腌制,

然后将白蒿末洒在碎豆腐上,

加香油少许即可上桌。                                     


枣树芽儿 



北京城的枣树原来也很多,

春季吃枣树芽儿的习俗在城里并不多见,

但生活在城根儿或京郊却有这种习惯。

酸枣芽儿洗净加盐少许腌制,

再加棒子面搅拌,

加少许水后放到热笼屉中

蒸制三十分种即可出锅。

吃时加醋或辣椒油搅拌,

也可待放凉后加猪油葱花如同炒饭一样食用。


马齿苋



马齿苋生吃、做馅儿等均可,

柔软的茎可像菠菜一样烹制。

可以做马齿苋炒鸡蛋、

蒸马齿苋馅包子,

或煮点清热止痢的大蒜马齿苋粥。


 二月兰(诸葛菜)



春季采集幼苗或嫩茎叶,

用清水洗净后,

放入开水中略焯一下

颜色变深绿色时捞出,

再放入凉水中漂洗后,

可与粉丝做凉拌菜、

炒食、做汤或做馅食用。


白花菜



北京春天最有代表性的野菜。

适合做馅儿,

搁点花椒油凉拌、

焯一下当面条揪片的菜码儿、蘸酱吃,

怎么做都好吃。

特别赞的一种野菜,

白花菜馅的水饺和馅饼最高!

白花菜还叫小荠菜或者七七菜。

 

小叶菜



小叶菜也是特别适合做馅的一种野菜。

前年我们在龙河的

河沟里采集了特别多的小叶菜,

做饺子那味道简直了无比的棒。

如果小叶菜少跟白花菜合起来做馅儿也很棒。

 

豆瓣菜



豆瓣菜,别名水芥,

可作火锅和盘菜的配料,

作汤粉和面条的菜料、汤料。

还用豆瓣菜做饺子馅,

但必须去除过老的下段,

否则吃起来会粗糙如草。


蒲公英



北京人也管它叫做婆婆丁,

春天和秋天的蒲公英味道也特别好,

个人认为蒲公英既适合做馅儿又适合凉拌,

当菜码儿也挺不错的。

 

苦芒儿



苦芒儿味道比较苦,

但是清热去火营养健康,

洗净蘸酱或者放点

醋、蒜、花椒油、香油凉拌,

越吃越香会上瘾。


木兰芽 



采回的木兰芽,略带涩味。

采回上开锅炸(开锅煮),

炸好捞出,用凉水泡,泡至24小时,

一天内至少换三次水,

除掉涩味,

便成了毫无怪味的所谓甜菜。


刺儿菜



刺儿菜跟青白菜很像,

只不过刺儿菜的叶子上有刺儿。

刺儿菜凉拌着吃特别的好吃。

 

老窝筋



老窝筋也是凉拌,

我吃的不多,感觉还好吧。

老窝筋和扫帚苗(另外一种野菜)

一起拌的时候未到有点苦。


苋菜 



苋菜可以炒、炝、拌、做汤、下面和做馅儿。

但是烹调时间不宜过长。

炒苋菜出锅前再放入蒜末,

这样香味最为浓厚。


苦碟儿



苦碟菜也十分常见,

除了是一种上佳的野菜外,

还是中药药材,

能做苦碟注射液。

洗干净蘸酱吃。



早年间的老北京人

也有吃棒子肉(玉米秸秆上长的一种蘑菇菌)、

葫芦丝、白薯秧子

以及榆树皮磨制的面,

总之可吃的野菜还有很多。

直至初夏后,大批蔬菜上市,

这时也就没有什么人吃野菜了。


您看看,这些北京春天的吃食

就算是下馆子也吃不着的!

您全吃过全都做过的,这个春天有空了再做做吧!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