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我与胡同的不解情缘!(连载3)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28 20:54:30 浏览(229) 分享到微博


我在关帝庙街(后改为南羊市街)居住了23年,对那里的胡同、胡同里的街坊邻居、小伙伴儿们记忆犹新。


我家的西面是关帝庙街7号,这个院子比较深。有前院子、中院和后院。我记得一进院儿往左一拐,南屋住的是发小闫寿一家。中院儿住着老郭家,郭长平、郭长友,是老郭的女儿和儿子。


中院儿住着我的发小刘晓梅家,黄国生家。还有我曾经的同事王凤琴家。后院儿住着贾建民家,贾建民有个姐姐叫贾似波。


刘晓梅是我的发小,她喜欢画画。她在崇光照相馆工作。那个时候照相馆还拍不了彩色照片,彩色照片 需要用黑白照片着色而成。我的发小刘晓梅刻苦钻研相片着色技术。她有一本油印的小册子,是中国照相馆技师姚经才写的怎样给照片着色。凭借这本小册子,凭借着她的刻苦执着,相片着色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我就亲自见过她着色的彩色相片,非常漂亮。


当听说我也对照片着色感兴趣的时候 她就送我一本姚经才写的《怎样给照片着色》的小册子 ,我至今还保存着。我这不单单是保存了一本小册子 而是保存了一份同窗发小的情意。


从我家居住的关帝庙街8号往西 隔一个门是关帝庙街6号。6号是一个大红门,高门槛儿。这个院是个小医院,老百姓都管这个小医院叫诊疗所。这个诊疗所是里外院,里院住人。外院是看病的地方。据听老人们讲这个医院是张文祥开的。张文祥去世后就是张凯之主持医院的工作。


迈过高高的大门槛儿,进了大红门,就是诊疗所宽大的门道。大门道是个正方形的,在它的右前方有一扇小门,推门进去就是看病的诊室。进门右手第一间屋子是一间大屋子,里面有五、六张床。这是针灸科。病人躺在或趴在病床上扎针灸。张凯之大夫亲自给病人扎针。


扎了针之后,张大夫拿个鞋盒子扣在病人扎的针上,并小心翼翼的给病人盖上,以防病人感冒。扎完针不能立即拔出来,要等20分钟,这叫行针。到了20分钟把针拔出来,这叫起针。张大夫医术高明,针灸扎的特别好,有许多老人的慢性病看了西医不见效,结果让张大夫的针灸给治好了。口口相传,张大夫针灸扎得好,隔着门缝儿吹喇叭,名声在外了。针灸科的诊室里整天门庭若市、患者盈门。


诊疗所里有个魏大夫是个全科医生 内科、外科都看。特别擅长看长疖子生疮。我记得有一会我腿上长了一个脓包。魏大夫给我看病,抹一种黑褐色的药膏,看了几次,换了几次药就好了。


还有一位骨科的大胖子大夫,医术也不错。别小瞧这个诊疗所不大 可里面却藏龙卧虎。眼科的商大夫,高高的个子 身材瘦瘦的 鼻梁上架一副金丝眼镜 头戴一定鸭舌帽,冬天经常身披一件呢子大衣,一表人才。商大夫不仅人长的帅,而且医术高超。经常有首长、名人政要来找他来看眼。诊疗所门口经常停着红旗、上海轿车。

一晃五十年过去了,我也搬离关帝庙街37年了,关帝庙街平房已经拆除,盖成大楼新景家园了。也不知这个诊疗所是否还有。我听人说张凯之的儿子,就是那个白白静净的张小龙子承父业 也成了独挡一面的中医大夫了。(未完待续)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