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这颗人头在北京菜市口被挂了12年!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20/3/22 21:01:00 浏览(121) 分享到微博

菜市口斩立决,多久才能收尸?


在古代,秋天是官府执行“秋决”的时候,已判刑的死囚,都会在秋分到立春之间执行,大致是每年的9月22日左右至来年的2月5日左右。


一般在霜降到冬至间完成,也就是每年的10月23日左右到12月23日左右,这时节正是农闲的时候。



过去死刑老百姓是可以围观的,死刑是极刑,要用这种公开执行的方式,对百姓起到震慑、警示和宣传作用,来维护社会秩序。


所以行刑时,尽量让更多人知道,扩大影响。在这种理念下,古代处决死囚要在人多的地方行刑,一般选在街头、闹市区,这是法律规定。


汉律中规定的枭首、腰斩、弃市三种死罪,也都要选择在闹市执行。


《唐六典·刑部》中就曾经规定,凡是处决罪大恶极的罪犯,一定要在闹市人多的地方。


因为要选择人多的闹市,明将西四定为法场,清两代将菜市口定为京城的法场,行刑的位置大概在今天的菜市口大街北侧十字路口附近。时间长了,杀得人多了,菜市口逐渐成为刑场的代名词。


菜市口在京城的名气可是不小,明朝时是京城最大的蔬菜市场,沿街菜摊、菜店众多,许多人都来此买菜,并把菜市最集中的街口称为“菜市街”,清代时改称“菜市口”,此名一直沿用到今日。


正因为菜市口是四九城里最热闹的地方,所以被定为刑场。要是赶上出红差,菜市口人就更多了,京城最火爆的吉祥戏院都没这热闹。


6372050754245996092961448.jpg


提起古代的死刑,大家可能经常会听到凌迟和枭首。


凌迟是宋朝(有说辽代的)推出的一种刑法,但将凌迟真正广泛使用的,则在以酷刑著称于史的明代,一直到清末才取消,被后人认为是一种文明倒退!


所谓凌迟,也就是俗话说的“千刀万剐”,比先秦流行的“五马分尸”更惨!


凌迟主要是用来处死危及政治统治和罪大恶极的人。如明朝中期的大宦官刘瑾,定罪3357刀,一共剐了3天。


最后一个被凌迟处死的人,是清末大闹北京城的恶棍康小八,这康小八是身上背了几十条人命的贼,仗着手里有把洋枪无恶不作,由拳师马玉堂、叫廖海波将他擒住后,在菜市口被凌迟处死。


北京有句骂人的话,挨千刀的。就是诅咒这人被凌迟。


枭首,即砍头,头砍下来后要悬挂在木竿上头展示,后来也有将头颅悬挂于城门楼上的。



有不少名人都是被斩首在菜市口。戏文中唱道“推出午门斩首”,其实是拉到菜市口出红差,砍头!


死囚在天亮前被推入囚车,经宣武门,走宣外大街到菜市口,囚犯由东往西排好,刽子手手执鬼头刀也依次排列,头被砍下来后示众。


而这些死囚被处死之后,一般都不会立马就让人收尸的,一般要“晒尸”三天。


其目的跟在闹市进行处决的目的是一样的,就是威慑百姓,让百姓不敢胡作非为。


现代人想到这样的场景觉得很恐怖,不过在古代,人们看的多了就经习以为常了,对血腥的场面甚至不会有一丝丝的害怕。威慑的作用也不会大到哪儿去了,反而被人们当成了热闹……


这颗人头在菜市口被挂了12年


在清朝200多年的统治当中,皇帝大搞文字狱巩固统治,许多人因为言语不当招来了杀身之祸,有写诗被杀的,也有修史被杀的。还有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位是因为拍马屁而死的。



乾隆帝的时候,左都御史孙国玺,相当于现在的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他上书说:菜市口有个人头挂了12年了,还望皇上发发善心,把这颗头埋了吧。


乾隆准奏,让人把这颗头被就地掩埋。那么这个被挂了十多年的人头究竟是谁的?


这个人叫汪景祺,是康熙朝的举人,父亲做过户部侍郎,相当于现在的财政部副部长。


汪景祺这人有点才华,年少就出名了,又仗着自己是高干子弟,但做人不低调,做事有个性,用北京话说就是忒事儿了,所以不得哥儿们。


因此在哪儿都不得烟抽,中举10年都没有获得一官半职,毕竟没人喜欢用一个事儿了吧唧的主儿。


到52岁那年,汪景祺突然转性了,知道自己不能这么混下去了,见谁都开始低三下四的装起孙子来。


雍正二年,汪景祺前往西安投奔了布政使胡期恒,布政使相当于地方的财政厅厅长兼任组织部部长,这爵儿不低。


而且这个胡期恒又是抚远大将军年羹尧亲信,当时的年羹尧可是皇帝的红人。


抚远大将军不仅是地区最高的军事长官,也是该地区最高的政治长官。清朝只出现过9位抚远大将军,其他6位都是皇亲国戚,2位大学士。年羹尧当时掌管西北边的一切事务。



通过胡期恒的引荐,汪景祺成了年羹尧帐下副官、秘书。虽说依然没有官职,但能成功投靠年羹尧,将来混个一官半职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于是汪景祺开始拍年羹尧的马屁,真是拍的山响,使劲的给年羹尧煽乎,还把拍马屁的话写成了日记。


但没想到在他们这些马屁精的煽乎下,主子年羹尧眼里从此没别人了,跟皇帝拿劲儿摆谱儿。


终于,雍正忍无可忍,先是解了年羹尧的兵权,后来又贬到杭州,最后干脆让他自尽。


朝廷在抄年羹尧的家时,意外搜出那本汪景祺送给年大将军的日记,官员当即上报给了皇帝。

按理说皇帝天天面对马屁精,对拍马屁这一套应该早就免疫了,看到这本日记会不以为然的。但是汪景祺这马屁拍的太肉麻了,雍正肺都气炸了。


日记是这样写的:年大将军是宇宙第一伟人,郭子仪、裴度之流跟您比起来,就如同萤火之光和太阳对比,一勺水和大海比,自打开天辟地以来,天底下能用意想不到的方式战胜敌人,取得胜利战功非常快的,只有年大将军……


雍正大怒,说道:天下居然能有这么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的,这样的人发现的太晚了,让他多活了几天,这次不能让他漏网。下令将汪景祺枭首示众,妻子发配黑龙江给军人为奴。


这汪景祺大官没当上,反而引火烧身。他这颗脑袋在雍正帝时期被砍下,直到乾隆帝时期才从菜市口示众的杆子上放下来,示众了12年。


菜市口,到底砍过多少人?


要说菜市口刑场有多少生命葬送在屠刀之下,以前杀得人不算,就从清朝正式将菜市列为法场算起,历经近267年,以每年秋决按100人算,死在此地人的人也有两万多人了。


6372050754353027344620295.jpg


有不少名人都是在菜市口被执行了死刑。


菜市口杀的名人还不是清朝人,据说在菜市口第一个被杀的那个人就是南宋的丞相文天祥。


元朝人诱降文天祥,文天祥只求速死,因此血溅当时的祡市口,后来的菜市口。行刑时人山人海。


清在菜市口被砍头比较著名的有康熙年苏克萨哈,咸丰钦定八位顾命大臣之一的肃顺,光绪年戊戌六君子。


老百姓都把英法联军侵略北京的账记到肃顺头上了,在给肃顺出红差时,从宣武门到菜市口街道两旁挤满了人,不断的有人吐唾沫扔果皮,肃顺在菜市口当斩之时骂声不绝,直立不跪,最后行刑的刽子手硬是打断双腿才算跪下。


28年后,“戊戌变法”六君子在菜市口行刑。


据说谭嗣同在站笼中从容自若,面无苦色。鹤年堂前早已搭好监斩的官棚,监斩官是大臣平反杨乃武和小白菜案的刚毅,因反对戊戌变法,被升为兵部尚书,相当于现在的国防部长。



就在谭嗣同临死之际,他突然叫住刚毅示意还有几句话要说。刚毅见此状忙叫左右带走谭嗣同,示意快斩,与死囚无话说。他慌乱之中把案台的朱笔都弄到地上。谭嗣同向四周微笑一下,大步走向菜市口中央。


六君子中,死时年仅23岁的杨锐头颅落地还两目圆瞪,鲜血从脖颈中喷出,血柱喷起三四米,后人说:他冤屈悲愤的气概,千秋万代仍然令人敬畏。


六君子中的刘光第遇难时,刽子手手起刀落,血流如涌,无首之躯竟不倒,惊吓得整个菜市口鸦雀无声,皆焚香求祥。


菜市口一次杀人最多的是光绪初年,一天在此处杀了78个盗皇陵的盗墓贼,光兵勇就出动数百人,拉盖尸席的马车就七八辆,因斩处的是土匪,怕抢劫法场,据说连街道两旁的送魂酒都免了。


杀这么多人刽子手人手不够,只得分批砍杀,血流如河,黄土都盖不住了,空气中都是血腥味儿。


砍到刀钝手软,这时有人托上红托盘,上面有三大白瓷盅,一盅水,一盅茶,一盅酒,喝什么全在刽子手。


据说,一般是先含一盅水,漱漱口,吐了;再干那盅酒,也是含在嘴里不喝,喷在鬼头刀刃上,让刀喝酒;最后那盅茶是要喝的,喝了以后再拖刀砍头。


对于跪在后面等着行刑的犯人来说,这太残酷了,眼看着一颗颗人头落地,还要等到刽子手清口、喷酒、歇劲、换刀,早就吓得昏死过去了。



菜市口行刑的潜规则


过去,出红差时先张贴布告,出红差的日字口临街的铺店都要在门口放一张条案,上面摆着3碗白酒,有的还放着酒壶,壶嘴朝外,示意送行。


讲究的店铺还要摆上几碗蒸菜或者肉,据说大碗居就常给犯人备肉菜。犯人可以不停不看,可以不吃不喝,但送人上黄泉路上不能没有酒没有菜。


在谁家门口喝了酒吃了菜,谁家就积德有报。铺店前要挂红绸子贴红对子,像办喜事一样。过去人认为这样做,阎王爷会在账目簿上记下店主的功德。


在大碗居旁边鹤年堂药店,刀伤药出名,有立刻止血的功效。北京有条歇后语,叫“鹤年堂讨刀伤药——死到临头”。据说是每次行完刑,夜里总有“人”拍门买刀伤药。后来,到鹤年堂买刀伤药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骂人俗话了。



砍头也是有潜规则的,有钱人家会使上些钱孝敬刽子手,刽子手便会格外关照。因为只砍一刀,下刀干脆利落不带痛苦且头断仍有皮肉连着,头不落地,收尸人再用针线缝上,算是留了个全尸。


不给钱孝敬的犯人,刽子手手起刀落,抬脚一蹬,提着人头向主斩官交差,朱斩官会在犯人头眉心处用朱砂笔点上一笔。


而刽子手除却每杀一人能得几个银两或者家属孝敬的劳苦费。


据说他们还把那主斩官的朱笔拿去卖个高价,说是有镇邪之效,就连犯人的鲜血洒在馒头上去卖,说能包治百病。



各行有各行的规矩,刽子手杀业太重,虽然收入高,但有损天理阴德,过了,便有断子绝孙不得好死一说。于是行内规定每人只得砍100个人,多了便不可再砍。


相传中国最后一位刽子手邓海山,在清朝灭亡后后仍然管不住自己的手,一生砍将近300人,因为报应缠身,断子绝孙,晚年落魄街头,死时无人收尸,暴尸街头,豺狗分之。


— END —


637165692250693359.p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