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北京南北城差异,只有北京人懂!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19/12/3 19:24:29 浏览(722) 分享到微博

总有人问,“谁能系统概括一下

北京的南城和北城有什么区别吗?”

说句实话,

真的要从方方面面来总结

北京的南北城差异,一句话可真是概括不完!


真正的南北城


过去老北京城的南北城,可以说是“满汉”分界线!

咱北京城又称为四九城,

四就是皇城的四个门,

和内城的九个门。


那准确的北京南北城分界线到底怎么划分?

北京城的南北城即是内城和外城,

北城为内城,南城为外城。

所以您看到的九个门,

实际上是最早北京城整个版图,

也就是北城!


咱北京还有句老话“内九外七,皇城四”

“外面”的七门,是明嘉靖年间修筑的。

在此之前并不存在。

如今啊,咱北京二环路基本就是按着

北京内外城的走向修建的。

所以这外七门也就是南城!

//////////

但总体来说,北城多由旗人居住,

不仅满洲八旗,还有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

这样也就形成北京南北城不同的文化特点,

南北城的老北京人也有着不同的性格和生活习惯。




“北城话,南城音”



北京话,分南北城“口音”

这话真没错,

打小儿,就是有人说东西城的京片子

没有崇文宣武的浓,

后来长大了,接触了更多南城的朋友还真是,

您说东西城不是京片子?那倒不是,

只是一听南城口音,立马觉得这“味儿”更纯,


南城人说话,音儿爱提着,

他们的音调更浓,在于他们有些字的发音更重,

吐字也爱更“模糊”,其实更多来自于习惯,

“大”,他们就爱说“dè”

“真大个儿嘿”-“真大(dè)个嘿”

“法国”,类似吧,一说有点洋气的词儿

他们就变音:“法(fà)~国”,音还爱拉长~

个别字的“变调”,有时真能一耳听出是南城人


像以前流行过的那些吞音北京话

“裂裂裂裂”(厉害厉害厉害)

“尿尿尿尿”(你好你好你好)


现在碰到个北京人都实属不易了,

但是北京人和北京人聊上一会

前两句,就能听出对方是北京人

后四五句,就能听出,南城北城的。



“南城茶叶,北城水”

这句老北京话,大概意思是说南城茶好,北城水好。

不无道理啊,南北城的水不一样,最有有发言权的

就是住过南城的人,感觉水碱非常多。


而北城,尤其是越往海淀那边的,

水喝着甜还清澈。水壶里根本没水碱。

相差真的太大了。

有个传说:

据说乾隆皇帝爱喝茶,为了评定水质的优劣,

他曾命工匠制做了一个银斗,用来量度全国名泉,

并根据水的轻重判定水的好坏

北京玉泉山每斗净重一两,

塞上伊逊泉水也重一两,并列第一。


我记得小时候去永定门姥姥家

一喝水,有股味儿,

所以总见姥爷拿只小茶壶天天喝茶~

所以这句话,大概意思是:

南城茶好,北城水好?


不过说起来咱老北京南城的茶馆是真多。 

有记录1939 年出版的《最新北京游览指南》

记载当时著名茶馆有:德昌茶社(天桥),

德意轩(天桥),暢园(王广福斜街),

瑞云茶社(天桥),春华园(天桥),

桃园茶社(王广福斜街),同乐园(门框胡同)。

不过北城的茶馆也不少有大茶馆、

清茶馆、书茶馆、野茶馆等,

不同阶层的人物都在茶馆相聚。

书茶馆就是带演评书、曲艺的茶馆,有的还演京剧,

主要顾客是些闲人,来此品茗听书。


“东富西贵”


“东富”之说多是因为

东城多有旧京仓场。

当年京城号称有13仓:

朝阳门内有禄米仓、南新仓、

旧太仓、富新仓、兴平仓

东直门内有海运仓、北新仓

朝阳门外有万安仓、太平仓

东便门外有裕丰仓、储济仓

德胜门外有本裕仓、丰益仓

这 13 仓中,有7仓是位于东城的


而这“西贵”,多说的是王爷府。

冯其利著的 《寻访京城清王府》 叙述京城王公府邸132 处,包括亲王府、郡王府、公主府,还有贝勒、贝子的宅第等,其中位于西城的有70处。清代共有十三位皇帝,有 118 位皇子。其中被封为亲王、郡王的 53 人,被封为贝勒、贝子、镇国公、辅国公、镇国将军的有24人。他们的王府宅第 80%以上是设在西城的。


虽然说“东富西贵,南贫北贱”!

在曾经的一段时间南城是发展的慢了点儿,

但是这里

随着明朝对于北京外城的扩建,

加之清朝时期的满汉分居制度。

北京前三门外的这片区域,

相对于北城(前三门以北)来说有着自己的发展轨迹,

形成了别具一格却又充满京味的南城文化!


南城人,虽总被说不是很富裕,

祖辈儿居住在并不宽敞的大杂院里,

可这里的人守规矩,

办事有礼儿有面儿,局气仗义。

算不上大富大贵,


每一个南城孩子的家教和规矩

什么“酒满敬人,茶满送人”;

亲戚街坊之间“论辈儿不论岁儿”;

家里来客人了“右都为尊”等等,

这些老北京的讲究,规矩,

所有南城孩子那懂起来也是一套套的。

这可都是打小儿的时候家教教出来的!

不让吃晚饭,被打,耳朵磨出茧子熏陶出来的!


直到今天,北京人遇到北京人,

尤其一听是南城人,好像又更亲了一层,

而在我接触过每个南城人后,

都会感觉,

他们似乎骨子里更多了一份传承老北京的责任


— END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