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北京人与生俱来的本事,太6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19/5/23 22:33:18 浏览(226) 分享到微博

现在您走在街上

想听到句北京话可就难喽。

也根本没有那个语境,

只有跟北京的亲戚朋友,

或者发小儿聊天儿,

那些个北京话一股脑儿的全来了。

有时候自己个儿不觉得,

可能那种从普通话瞬间转变成京片子

是北京人与生俱来的“本事”。

还有就是张嘴就来!!



●  “好好说话不容易!”

好比一接电话

甭管说什么事儿

保准先“嚷嚷”一句

“喂(外)?!”



出门儿见着王大爷

甭管怹是买菜去还是嗯,

可能茅房刚出来吧

保准儿得问这么一句

“吃了吗您內?”


或是到了别人也客气了一句,

“您先”这句肯定跟上

要不就是

“谢谢您啊”

“嗨,您甭客气”



上次有个外地同事问我

“怎么最快学习北京话?”

我说您先把这个弄明白再说


“得”

“得嘞”

“您得着”

“得,我认栽”



甭管是答应还是圆满

是得到还是沮丧,总能化解一切

全在这一个字儿

您说神不神?

要说有礼貌还得是北京人

一句“劳驾,借光”透着那么亲切

听着比那些个说“让开”“过一下”的

舒服多少倍了!


●  “能不能好好说话!”


北京人压根儿不会欺软怕硬

碰上递葛的咱绝不认怂

几句不带脏字儿的话一出口,

就跟给他们“来个大耳帖子”

“再摔个老头儿钻被窝儿”似的

保准下次不敢跟您照眼儿



“跟我玩这里格儿楞的花活?

你还甭跟我这儿“掉腰子”

也别装什么大尾(yi)巴狼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别跟这儿藏着掖着的

要不我拿火筷子给您通通?”

好家伙!张嘴就能来


360se_picture (11).jpg


乍一听也不是骂人的话

细琢磨是损的不轻

如果还不愤儿,随口一句

“再恣拗?

咱宽焯地儿聊去!”



北京话一旦出了脏字儿

您先别生气

这保不齐跟您全是铁瓷

好比有日子没见了

上来随口就一句

“孙贼,你丫还活着呢?!”

其实心里甭提多惦记您了


还有咱北京孩子最熟悉的:

“给丫一大哄哦,啊哄、啊哄”

这句的要点就是,

头一个喊:“给丫一大哄哦”

后面的和声:“啊哄、阿哄”

这里也有“共鸣声”,才能达到最完美的效果!

下面这段才是展现真正技术的时候

小编我看的眼眶湿润,有熟悉,有不解

●  下面是旧时北京大杂院内小哥倆的对话:


甲:骚子哥!咱们掐蛐蛐啊?

乙:行!等会咱们就掐,我先垫补点吃的。    

甲:那你快点,别一个屁匀十六悠放。   

乙:二臭,你逮的这个不是蛐蛐是老米咀,不开牙。你䁖䁖,三尾(儿),还是一只夯,给它放了吧,完秋让他甩子。      

甲:那咱们玩什么啊?藏矇哥,人不够,两人只能玩剟刀子和逮老了。要不咱们灌俩官老爷和娘娘,拿细蔑和格档做屎克郎车,看谁爬的快?       

乙:行,谁拿桶,再擓点水。    

甲:你是哥哥,你大,你拿。  

乙:你是弟弟,你小,你拿。  


甲:咱哥俩谁也别吃亏,咱们捽捽捽,要不就石头、剪子、布,谁也别讹搅。   

乙:甭介,还是我拿吧!   

甲:到哪逮去啊?太远了我妈叫我,找不找非得一顿臭卷不可。   

乙:去城根儿,道儿近,一杵两来回,一钟头,擦黑就能回来。   

甲:好吧!


垫补是吃少许东西暂时充饥。

一个屁匀十六悠放是动作或言语十分缓慢。

是捉。

老米咀是一种不善斗的蟋蟀。

不开牙是没有相斗的表示。

䁖䁖是看或瞅。

三尾儿是雌蟋蟀,母的。

一只夯是一条腿。

完秋是秋天结束。

甩子是繁殖。

藏矇哥是儿童傍晚玩的捉迷藏。

剟刀子、逮老是旧时儿童游戏的种类。

官老爷是雄屎克郎。

娘娘是雌屎克郎。

屎克郎是蜣螂。

细蔑是高粱茎辟成条。

格档是高粱茎上多节的地方。

是舀、盛。

捽捽捽(cei)是儿童猜拳,也叫捽丁壳。

讹搅是借词纠缠。

甭介,不用。

臭卷是臭骂。

一杵是去。

擦黑是傍晚。


看完,是不是内心唏嘘了

好多曾经张嘴就来的词儿,

如今成了“稀罕语”,

再能找个人这么聊上一会都成了心愿了

我们这一代所听到的京腔京韵已经越来越少了,

靠这“您,劳驾,借光、甭客气”来辨别

想想也是可以了,

怀念那些满口京片子的日子,听着爽!!


今日互动:北京话“唉呀喝”您知道什么意思吗?欢迎您留言,如果您拿不准或想知道更详细解释,请在四九城微信公众号回复“唉呀喝”。

-END-


分享到:
标签:
北京话北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