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再见,前门!前门,再不见...一个北京人的伤感记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19/1/8 10:33:05 浏览(499) 分享到微博

就在2016年的十一假期,潇洒哥也从住了28年的前门地区滚蛋了,以后再也不能跟人吹牛逼说我们家住天安门边上了。拆迁了,说是要挖河道,恢复景观,呵呵。我总觉得,前门地区的拆迁户,内心都是纠结的。一方面,住了一辈子小平房,想想能换大房,还是开心的;一方面,又觉得从前门边上给你哄到五环外边,心里又是坳头的。而此时的我,无法入眠,深夜更文,因为内心还是有些伤感的。


▲ 拆了...


潇洒哥出生的地方,叫友谊医院。在我的记忆里,从小到大有点儿什么毛病,都来这儿看,各种友谊医院自制的药水儿最管事儿,虽然难喝的要命,但是喝完准好。小时候脚丫子踩到热汤面锅里,也是大晚上的跑到这来清洗包扎。友谊医院还救过我的命,小时候得了急性喉炎,半夜喘不上气儿来,到友谊扎一针儿,好了!


▲ 友谊医院老楼

 

潇洒哥住的胡同,叫南芦草园。小时候的胡同口儿,就是正明斋,老人儿们提到北京点心,想到的不是稻香村,而是正明斋。因为稻香村还是从南方来的,而正明斋才是正经的北京点心。我的记忆里,就记着这儿有这么个点心铺,要回忆回忆那点心是什么滋味儿,那是完全记不起来了。



▲ 正明斋


再到街外边就是热闹的三里河,马路对过是金鱼池,那时候三里河胡同口的羊肉串和炸糕、糖耳朵那叫一个香。一到夏天,就拿一凉席儿,跑到天安门,躺在前门楼子底下乘凉。那会儿的天安门广场,还能踢球,拿俩书包就当球门。那会儿的天安门广场,也还能放风筝,最喜欢的是妈妈在天安门广场给买的沙燕儿,特别好放,飞的老高。



▲ 天安门广场


以前爸爸是每周二休息,一休息就骑车带着我去天坛,那会儿天坛还有小孩儿的游乐设施,印象最深的是每次我玩儿的正high的时候儿,爸爸都躲起来,看我找不着大人了是什么反应。再后来,多少学画画的学生都到这边的胡同来写生,尤其在群智巷,多少剧组都到这边的胡同来拍戏,求的就是这儿的原汁原味,以后拆了,想找这样的景儿也是难了。


▲ 群智巷


小时候爸爸每天骑车把我送到奶奶家,都要经过鲜鱼口,那会儿的鲜鱼口还不是专门给游客开的美食一条街。那会儿的鲜鱼口,副食店、饭馆、澡堂子,好不热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饭馆门口,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用高亮的嗓门喊着“米饭炒菜”招揽客人。


▲ 鲜鱼口副食店


潇洒哥长大的地方,叫大栅栏。在这长大的这趟街,叫西河沿街,早年间这趟街是北京的金融街,现在在这趟街上,还能看到好几个银行旧址。


▲ 盐业银行旧址


▲ 交通银行旧址


这趟街上,有仨商场,五环商场、西河沿菜市场、新新服装店。这仨商场都是前后开门,能从这趟街穿到那趟街上的商场。奶奶每天都会带我来西河沿菜市场买第二天的早点,每次春游之前,也是来这儿随便挑。现在仅存的这种老菜市场,也就剩和平门菜市场来吧。


▲ 拆迁前的西河沿菜市场


▲ 新新服装店后来改成了新新宾馆


从西河沿菜市场穿出来就是后河沿,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晚上一人儿吃了半拉西瓜,撑得难受,奶奶带着我满后河沿儿的遛弯儿。那会儿后河沿也没这么多人,还有空地儿,爷爷就带我来这儿教我打太极拳。87年在后河沿开了北京第一家肯德基,上小学的时候,肯德基经常组织一帮孩子在门口跳舞,跳完了就给肯德基的玩具,现在想想,这在那会儿应该算挺前卫的地推活动了。

▲ 前门肯德基



在西河沿这趟街上上过小学的孩子,都知道前门西街中学后身儿有一条特窄的胡同,听说老有前西的中学生在那儿劫小学生的钱,所以我从来没从那条胡同走过,每次经过那条胡同,也是赶紧走过去。小胡同不敢走,大胡同没少串,以前周五下午不上课,就跟同学约着去“探险”,大耳胡同、三井胡同、佘家胡同、排子胡同、煤市街,都是小时候探险的地方,但是每次都能从一条陌生的胡同走到一条熟悉的胡同。


▲ 大耳胡同


▲ 三井胡同


穿过排子胡同,就到了大宏巷,上初中的时候,经常跟同学约着来大宏巷浴池洗澡,还得相互搓泥儿。每次洗完澡,都能看到奶奶已经在门口等我了,说是怕天黑了自己回去不安全。直到现在,姆们老爷子还时不时得来大宏巷浴池,说是能泡澡,舒坦。


▲ 大宏巷浴池


以前的前门大街、大栅栏永远是车水马龙,不像现在的前门大街,只有旅游旺季的时候热闹,等到天儿冷的时候就没了人气儿。小时候也是喜欢满前门、大栅栏的瞎逛。买文具就去文化用品商店,买药就去同仁堂,买日用小百货去洪通,买书去大栅栏的新华书店要么就是前门大街的中国书店,看电影就去大观楼,照相去大北,没事儿再来点儿褡裢火烧、爆肚冯。


▲ 前门大街北口

▲ 文化用品商店

▲ 亿隆商场

▲ 中国书店

▲ 前门自行车商店

▲ 大北照相馆


▲ 大栅栏

▲ 同仁堂

▲ 门框胡同

▲ 爆肚冯



再长大点儿,就不光在大栅栏这片瞎逛了。西边到宣武门,东边到崇文门,北边到西单,都是常去的地儿。记忆里上初中的时候,宣武门出名的除了教堂、越秀饭店,还有sogo。那会儿电视里的广告语都是“我要去sogo”,所以去趟sogo也觉得是挺洋气的事儿。


▲ sogo


崇文门的搜秀,那会儿还叫金伦大厦,金伦大厦楼下就是花市书店,没事儿就去那儿装装文化人儿。那会儿的崇文门菜市场也还没拆,特别有意思的是,经常能看见老外在崇菜煎饼摊儿前边惊讶的看摊煎饼。


▲ 金伦大厦

▲ 崇文门菜市场


对于宣武的孩子来说,还有几个特别熟悉的地方。天缘跟菜批,绝对是我们最爱逛的地儿,有时候放了学,还得去那儿溜一趟。


▲ 菜批和天缘


陶然亭,是宣武人最爱去的公园。陶然亭的大雪山,现在的孩子们也都喜欢。陶然亭游泳场,是每年夏天必须来的地方。上中学的时候,学校每年都组织到陶然亭来冬季长跑,像我这种不认真的,就猫在树后头、山头后头,等别人跑完一圈了再跟着一块跑。


▲ 陶然亭公园大雪山


▲ 陶然亭游泳场


去年9.3阅兵,大爷们还能站在房顶上看着各种战斗机飞过头顶。以往国庆放花,也总觉得烟花就像在脑袋顶上炸开的一样。以后这些景儿,也只能是在家猫着看电视了。



岁数越大,越能读懂梁思成的眼泪。看《老炮儿》的时候,听到那句“六爷,没宣武区了,都合西城了”心里还是不是滋味儿。打今儿起,我在这里长大的前门,也是离我越来越远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