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论喝酒,我只服北京人!!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18/11/7 20:41:12 浏览(82) 分享到微博

过去,咱北京人喝酒讲究只喝二两,

这样既不会因为喝酒伤身子,

又过了自己的酒瘾,



很多北京人喝酒都是爷爷教的,

可能当自己还不记事呢,

爷爷就拿筷子头蘸二锅头,

往我们嘴里送了。



如果几个北京人约着喝酒,

不用问,白酒准是二锅头,

啤酒多是“燕京”。



“朋友们,让我们为了XX共同举杯!”

这不是北京人要的酒局,

顶多算是有酒的应酬。

北京的喝酒的局不会太大,

不然人多嘴多,

聊不痛快,喝不到位。

少则2、3人,多则5、6人。

哥们儿聚会,

没有利益,没有交易,

没有官大一级压死人,

没有充满铜臭味,

为了利益而违心的频频举杯。



累了一天,

组个酒局,

小哥儿几个,老哥儿几个,

凑一块儿,

山南海北的胡喷乱侃,

此时此刻我就是爷,

爷现在的眼里一切太平。



在北京下酒的菜,

经典的就那么几种。

酱牛肉,肉皮冻,

炸小黄花鱼,

凉拌猪耳朵,猪头肉。

这是咱北京人常吃的几种荤菜,

您兹要是看谁在街上,

喝酒点什么红烧肉,大排骨的,

您放心吧,那不是咱们北京人。



要是瓷器突然来家里,

到了饭点,

又没准备菜。

弄两个咸鸭蛋,

往桌上一放,

哥俩儿就能喝口。

将鸭蛋捅个洞,

用筷子沾一点鸭蛋,

咂摸着滋味儿就酒,

喝着,聊着,

一会儿就脸就红了,

哥们儿的感情也是越喝越深。



对于北京人,

最高待遇是在家里喝酒,

大饭店要的是排场,是美味,

而家里要的是舒心,

是得胃,是自在!

不必特意炒仨弄俩,

随便弄两样凉菜也能痛快喝一顿,

买块豆腐拌小葱;

切个松花,拌个白菜心;

弄个腌萝卜皮上碟儿;

在就是洗两条黄瓜,

不能用刀切,

得是放案板上一拍,

浇上酱油醋儿或芝麻酱拌;

你要想吃点有嚼头的,

来盘开花豆、炸花生米。

几盘凉菜就齐了,

又省钱又有面儿。



对于北京人来说,

下酒菜并不那么重要,

北京有句老话:“耍钱耍薄了,喝酒喝厚了!”

哥们儿的酒局,

品的是人情,道的是冷暖。

北京人喝的不是酒,

喝的是感情,

喝的是舒坦!



第一道:拍黄瓜


第二道:咸螺蛳


第三道:肉皮冻


第四道:煮/炸花生米


第五道:煮毛豆


第六道:开花豆


第七道:咸鸭/鸡蛋切六瓣,拼盘


第八道:小葱拌豆腐


第九道:腌萝卜皮


第十道:糖拌西红柿



怎么茬您?上来这十道菜太素了?谁让您上来就吃个饱了,这就是让您开胃的,接下来给您来点荤的,好不好吃的,您都担待着点。


第十一道:干炸小黄鱼


第十二道:猪头肉


第十三道:香椿摊鸡蛋


第十四道:炸虾米


第十五道:焖酥鱼


第十六道:酱牛肉


下面聊聊,几道现在不常吃的下酒菜。


石子儿(若干)


这种东西一般被随意放在兜内,也有个别的放在特制的小布包内,一般每个大概5-6钱重,表面粗糙。喝酒的时候放在酒馆的小碟内,然后倒上饭桌上常见的酱油、醋、辣椒油等作料。和石子泡在一起,喝酒的时候拿出来舔舔。用者一般多见的于农民和小贩。1950年-1988年。1978年后大多采用鹅卵石,少数采用雨花石做材料。



大铁钉(1枚)


大小约在6-8公分,少见的也有10公分或者以上的。这种东西一般随意放在兜内,或者用细绳悬挂在脖子上。前者喝酒只去一些有酱制品的地方,例如面馆等地方,因为当时的酱基本上都免费(少量的)。然后用大铁钉蘸着酱,边喝酒边吸允铁钉。而后者往往是什么场合都能应付,在夏天的时候身上往往会出很多汗,铁钉挂在胸前往往沾满了汗碱,等喝酒的时候直接叼在嘴里,吸允汗碱,靠汗碱上的咸味来解决酒菜儿问题。而且闲来还能用来剔牙。用者一般多见于工厂车间的工人以及流氓和混混儿。1965年-1982年



锈铁钉(1枚)



大小约在6-8公分,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大铁钉的前身,用者只是为了其上面的铁锈作酒菜之用。一般情况下不会被带到单位以外的公共场所或者家中使用。等一顿酒喝完,一根满是铁锈的大钉子往往被舔得非常亮,放在兜里就是前面提到过的大铁钉了。用者一般多见于铁路工人及少数的拾荒者。1967年-1985年,1980年后改为使用钢钉。


花生米(1粒):


首先说明,这种喝酒的人很有涵养,不是因为只有一粒,而是就图那种心气儿。一般只用于家中自己或者和周围的邻居街坊喝酒,而且都是些往往是上了年纪的人。用法是在喝酒之前先把花生掰成两个,然后再把两个掰成四个,四个掰成八个,如此一来,一直掰到几乎成粉状为止。喝酒的时候用食指尖儿蘸上一小粒放在舌尖舔舔。这里有一个老理儿,如果一人的花生粒吃完了向对方要几粒的时候对方一定要给,而且在给的过程中还要说:“给!你这个菜虎子!”用者一般多见于老一辈退役军人和离退休干部。时间可追溯到解放前,最晚见于1987年。



大盐粒儿

中国最古老的饮酒方法了,很少有人使用,在当时的条件下也很难弄得到。用法一般在喝完最后一滴酒后口含那么一点。用者多见于车老板儿(赶大车的)。时间可追溯到中华民国前的光绪年间。最晚见于1993年。


看到这儿您是不是馋虫都被勾出来了?那您麻利儿约上几个哥们儿喝起来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