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管理员
0 回复

三儿、气蛋儿、傻美丽,北京城里几位“大腕儿级人物”!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管理员 发表于:2018/10/21 21:44:50 浏览(119) 分享到微博

在四九城里,

每块儿地界儿总有那么个“腕儿级人物”

他们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回忆,

同时也是一种标志。

▼▼▼

新街口的“三儿”

生在长在新街口这片儿的人,

如果你说不知道“三儿”,那真有点儿说不过去。

他智力不太高,但是能照顾自己,很有礼貌。

印象中他永远出现在新街口丁字路口一代,

以新川凉面馆为根据地。


当年,他每天都进点儿晚报。然后加几毛卖出去。

每天都有人特地买他的报纸,为了多给他点儿钱。

住新街口很多年了,没听说有人敢欺负他,都是尊敬。

新街口一代的人,看着“三儿”成长,

然而一眨眼,大家都老了。

“三儿”很善良,总是提醒人们看好包,

指挥人停车。

永远关心你的眼神,永远的热情。

新街口一带,留下的感动太多。

最爱的新川面馆,西安饭庄的羊肉串。

逛不完的新百和那些小店,最亲切的22路。

第一次吃盐酥鸡是在新街口,香!

幼儿园在高井上的,小学在麦当劳里抄暑假作业。


副食店、JJ迪厅,音像店、24小时的吉野家。

新华书店、中国书店、路东的小店铺、新时模型,

新街口一个流淌在我们血液里的名子,

一条丁字街,哺肓了那么多的老街坊。

如今物是人非,变化不小,

心中的记忆,难以再找回,只剩记忆中的印象。


天桥的“傻美丽”(也称“大美丽”)

在天桥长大的没有不认识“傻美丽”的,

至于“傻美丽”的真名儿谁也不知道。

“美丽”经常在中华电影院到先农坛一带活动,

他推着一辆小竹车,车里乱七八糟,

据说车里面是他的全部家当。

一年四季手里经常拿着一把锈的不成样的破刀,

还有脑袋上一年四季的伤疤,从来不治。


傻美丽经常在天桥一带表演“硬气功”,

先用板儿砖在地上写上“少林第三十六代弟子”,

然后开始吆喝,等待着观摩的人们。

他先是表演一套“少林拳”,

然后接着说“哪位大哥给兄弟瓶儿啤酒,兄弟来个真正的硬气功。”

每次喝完啤酒之后,他接着就把酒瓶往自己的脑子上抡,

每次瓶子一碎,脑瓜子必花。


“傻美丽”08年以后就看不到了,

要是人还在的情况下应该快70岁了,那可是南城一景。

后来老天桥那边拆的拆,扩的扩,

美丽却再也没见过,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如何?

但是他带给每个天桥生,天桥长的北京人的记忆,永远深刻。

天桥一带,留给我们的还有很多。

老一辈儿的“天桥八大怪”,火遍中国的“德云社”

天桥百货商场每个周末都要逛逛;

文具、日用百货都是在丹陛华买的。

每次在中华影城看完电影,都要去南边小胡同里吃苏造肉。


自然博物馆,打开我们的眼界。


天坛公园,回音壁,祈年殿。

育才、徐悲鸿中学、北纬路中学哪个是您的母校。

最怀念天桥儿105总站的烤肉和朝鲜冷面!

有人说这里曾经聚集了五行八作,三教九流。


有的人这里热闹,有人情味儿,

时过境迁,天桥的往事还历历在目,令我魂牵梦萦!

人生百态,都曾经在这里留下过足记。


地安门的“气蛋儿”

八九十年代初,

地安门附近有一个外号叫“气蛋儿”的兄弟。

“气蛋儿”是个大胖子,巨巨巨胖!

相传“气蛋儿”从小跟着爸爸一起长大

出没地点是经常坐在十字路口的圆台儿上。

他平时不爱说话,但是如果您主动打招呼,也能和他聊两句。


13路、107路上经常能看见气蛋儿的身影,

他总是坐在座位的最后一排,上车就把门儿堵严实了。

据说,“气蛋儿”二三年级就退学了,

理由是因为胖,椅子也坐不下。

当然,这也只是相传。


地安门一带,的确留给我们太多回忆。

后海夏天捞鱼游泳,冬天滑冰。

现在的“峨嵋酒家”,曾经的“狗不理包子”

最爱逛的地百商场、地安门副食商店

买参考书的“新华书店”,买文具的天意。

遇见头疼脑热的去一下白米社区卫生站。


60路、107路、124路,13路相伴上班上学

已经拆了的麦当劳,永远在排队的“秋栗香”

生活在地安门一带的人很幸福,因为那时候的生活没谁了。

现在回忆起当年的生活场景,依然是很激动。

当107路再次经过 ,时间是带走记忆的电车。

现在说起来,这些人这些事儿,

确实是一份值得永久回忆美好。

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过得好不好,

感谢这些普通人,

带给我们太多感动、感悟和美好!


(本文来源网络,人物属实,故事来源口口相传,图片源自网络,若有误解,请您见谅)


欢迎投稿:i49ch@qq.com

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关注四九城

欢迎您回家!


分享到: